[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鄙视链

关于女拉拉们的鄙视链我想不必多说,随着时尚的变迁,它的顺序时而这样,又时而那样。早几年的时候是铁特位于生物链之首,最纯最正,长得娘炮点的都会被鄙夷为不够革命党,“时刻准备着”要去找男人嫁。这几年风水流转,长得娘炮的翻了身,铁特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但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在追求链上,永远是“外表女性化的”最受欢迎,实在是僧多肉少之故也。情形类似本地男同志们里0多1少,大家需要组队北上找1。另有段子说,实在找不到1,大家也会努力地让自己0.5起来。这几年我又发现一个现象,也很有趣...

入乡随俗weirdo

亲爱的美莎带着她的男人回国来探亲。我们开心地碰了头。碰头之前,美莎说,我们去找地方喝酒啊!我说,好,喝什么酒?美莎说,喝啤酒。于是我就找了个喝精酿的地方。美莎看了看,觉得不够满意,“外国友人来,能不能不走这种高端路线?人家是外国友人呢!我们还是来个传统的川式露天烧烤啤酒?”我……好吧,无疑是可以的。等到碰头坐下,外国友人四处打量,露出一种牙尖的“咦~?”的表情,还问我,“你们朋友之间来这种地方喝酒吗?”我也露出了一个牙尖的“咦~?”的表情,说,“美莎说要选传统川式露天烧...

战斗力

每回滑铁卢事件结束后,都有一个百无聊赖的过渡期。倒不是说是真正的百无聊赖,实际上整个日常生活都是照旧的,但心理上总有一种“唔,好无聊”感。类似过山车没得坐了而略感失落。所以这一阵,只要有人约我去锻炼,我都踊跃参与,连续一个星期就没消停,不光往常的课照上,还试了新开的摔跤和柔道课,摔得那叫一个东倒西歪。柔道课的教练据说是现役国手,一本投出要多帅有多帅,但受身没受好的话,真的太痛了。热身时也是各种跳跃翻腾,比平常柔术课速度快得多。(听说两人都腿上韧带有伤正在养,不禁感到专业...

摔揉一体

先讲个笑话。我的拳击教练有时会给我们示范讲解“怎样将拳击的道理用到其他格斗术上”。对此我毫无疑问是认同的,毕竟格斗术的大道理确实都是通的。他知道我和我师姐也练柔术,比较起来呢,我脑子转得快又好玩一些,所以常爱让我配合他做示范。但我每次配合,都配合得他很尬。前几天训练,他在讲怎样用前手拳格挡对方的攻击,突然又心血来潮,对我说,“来,你来抱摔我。”我教练176的身高,好在不是特别壮,算是偏精瘦,但我一个侏儒国来客,拦腰抱他肯定没戏。但他当时站的是拳击步,左脚在前伸着,于是我...

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写

唉,家国大事不能谈,私人八卦没法谈,虽然手里有米,还是巧妇难为。 只有写哈妈老汉儿。 上一代的中老年,政治立场大约分为两种,一种是革命的,一种是很不革命的。我妈当了一辈子又红又专的先进分子,虽然也吃过社会的亏,但对上一代人建设社会主义的愿景,始终秉持美好的憧憬。她年轻时在革命气氛浓重的帝都长大,见识过有着身居高位父母的同学,起初衣着朴素行为低调,革命的热潮一来就扎上巴掌宽的皮带,要干掉那些“反动分子”的狗头,所以直到现在,仍奉行国家大事上谨言慎行的行为准则。...

话多的批人们到底是有多讨厌

由于通了动车,从一个网红城市前往另一个网红城市的时间大为缩短,又加上有朋友正好在彼方出差出得精疲力竭,急需伙伴们前往安慰,我和另一个好友决定去送温暖,并吃吃水盆羊肉啊,逛逛博物馆什么的。前一个朋友,姑且称为领口小姐;后一个朋友,暂时叫做“俊友”。(之前她们也曾出过场,但我忘了当时怎么叫别人的了。)这两个朋友是我几年前出来滚的过程中遇到的,由于骚气相投,不知不觉关系变得很好。我结交的朋友大概率地具有几个特征:骚,话多,关注自己,热爱学习。“俊友”的特点是俊俏,俊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