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得太近就散了焦

这两天陪父母回我小时候住的三线工厂小镇处理一些家事。那边还有一套我小时候住的房子,说是要拆掉,陆陆续续就有许多东西要处理,许多手续要办。父母原先效力的工厂,各自倒闭若干年。小镇有了新的产业发展方向定位,经过了十数年的萧条过后竟然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