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冲顶的人生不算活过

俊友的故事又要开始了。继之前跟小妹女友打得脑袋瓜开花,然后又打又闹、又闹又打地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她们终于,彻底,分手,了。而且,各自找了过渡性质的新欢,互相泯了恩仇,翻开了人生新页面。有一天,我跟俊友相约去一个浪局。所谓的浪局,有点类...

小妹的心理需求和中年妇女的性需求

之前说过,前几年我认识了一个长得青花亮色的小妹儿,在这一篇里提到了她:点这里。 我们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她的女朋友还是个基本跟她同龄的短发“小哥”,但在疫情到来之前,两人分了手。而疫情即将到来的时候,她搅上一个中年妇女。小姑娘本来就有点...

“打爆你个头”

这回,是真的打爆了头。——是的,我们又要讲俊友的八卦了。或者因为年龄实长我后来认识的几个姬友,兼之办事还算干练(嘘~此乃自夸,不必真信),她几个碰到着急事了爱找我商量。俊友和小女友交往后,给我打过几轮救命电话,都是吵得濒临崩溃的时候。...

2020年真的要来了!

还有不到12个小时,我们就要进入2020这个没有1的年份了!(请记得我们0.5,兼攻,博爱,切换自如。)此刻我的妈老汉儿正在祖国的南方,跟其他亲戚们耍得忽而嗨哟,我真是为他们感到高兴啊。至于我自己,还正在加班干活。我打算干到下午,然后...

能者多劳

之前写过“俊友”和她小女友的故事(点此)。时过境迁不小心就是一年,这一年里她俩数次分分合合,而且吵架的由头,往往还会追溯到那贴里提到的西安之行。按俊友的转述,西安之行我们三个联手给小女友留下了巨大的心灵创伤,每次提起小女友都会大哭。我...

话多的批人们到底是有多讨厌

由于通了动车,从一个网红城市前往另一个网红城市的时间大为缩短,又加上有朋友正好在彼方出差出得精疲力竭,急需伙伴们前往安慰,我和另一个好友决定去送温暖,并吃吃水盆羊肉啊,逛逛博物馆什么的。前一个朋友,姑且称为领口小姐;后一个朋友,暂时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