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之城》里有个支线情节,跟故事走向没有太大关系,但我很想写点什么。这个情节大意是这样,有个破烂剧场,靠女老板自掏腰包花老本勉力维持,平常针对低收入受众演点打擦边球的破烂歌舞剧,不怎么费脑费人。二战打响,来了个英国舞台名伶避难。名伶光芒四射,女老板想要给她排一出配得上她的剧,甚至向自己已经去好莱坞发展的剧作家前夫求助。

前夫也很想和名伶合作,使出浑身解数,编并且导了一出精彩的好剧,很快打响了名头。同时,在准备并上演这出剧的过程中,所有人都燃烧着生命,高速运转,也喝酒买醉。

但好景很快不在,前夫带着这出剧和名伶去了更棒的剧场表演了,还拉走了以前剧场里的一些主力。留下一个更烂的摊子给女老板。

但女老板以十分平静的心情接受了这个结果。她说,从我请前夫帮忙的那一天,我就大概预料到事情可能会这样,但我不后悔。名伶很棒;前夫是个烂人,但是个很棒的编剧和导演;我为我们做出的这场剧骄傲,我的生活也在这期间失控了,但我并不后悔。做这部剧的时候好玩死了。

换句话说,为了创作燃烧生命,好玩死了。

我之前不成器的搞过一点小创作,我知道事情的确如此。那种“我要做一些有意思的事”的激情,能让人整个的灿烂起来。而且我们也超喜欢追寻那种能做出有意思事情的人,有意思的人做的有意思的事,能激发我们自己做另一些有意思的事,遇到其他有意思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天才总是扎堆出现,巴黎是场流动的盛宴。

之前,我在豆瓣上看到一个作者写道,为什么总有同行喜欢打听别人在写什么呢?是高中时学霸间的比拼还没过够吗?

我心想,咦?难道不是每个创作者都想听到别人在搞什么有意思的题材吗?不一定是自己也要去效仿,而是,那种劲头就能让人感到很带劲呀。

当然,创作分为两种,有一种创作是拿自己的气血在供养——类似跑百米冲刺;还有一种创作是供养自己的气血,不那么费力,类似散步或者慢跑,徐徐缓缓,同样很有意思,精神上有持久的惬意,身体上需要严苛的自律。但跟第一种比起来,就欠那么点意思,日常得让人难以察觉那同样是创作。

我运气不错,我热情滴向美莎推荐这本书的时候她刚好有时间把它嚎嚎滴看完。我们一起讨论了关于美式傻白甜作品。我们一致认为,对个体而言,过轻松的人生,有一双从没受过欺负的眼睛,是件特别好的事情。但反过来说,那削弱了人的感受力。特权阶层的美国白人妇女搞不了特别深刻的作品。

关于这个,我有个段子。很多年前,我看一本讲将日常生活游戏化的技术性书籍,比如用游戏化的方式来消解排队的无聊,用游戏化的方式来化解做家务的繁琐。这跟《饭·祷·爱》的核心思想(“white lady离婚后满世界吃吃喝喝做瑜伽,寻找心灵升华。”)是何其类似。写书人同样是个特权阶层白人妇女。没过多久,又看到一个白俄罗斯评论家对这本书的评论:“天啦,她对生活里苦难的认识,就只有这个了?”

最后编辑:2022年04月06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19 条评论

  1. 嗨呀听听,这个支线刚好时让我很不满意的一个地方!作为一个以搞创作为工作的人,我就会觉得什么鬼!创作就是为了燃烧生命根本就是资本家搞出来的都市传说嘛!就像父权社会创造了爱情这个概念来奴役女性,妈的燃烧创作者的生命就是在PUA我们创作者好吗!

    我当时就觉得,那个男的不是说了签一个合同吗?我要是这个女老板,天天追在他后面让他签字啊,女老板不追,那个拉拉经理怎么也不去追?!那不是她的工作吗?签了字之后他还敢把整台剧弄走,老子告得他裤儿掉。

  2. 啊!!美莎!你看,这就是没有键盘的弊端!这是另一点我很想写的东西!但是在手机上输入,关于这一点的思路它就消失了!!

  3. 而且我还有好多想的点!啊啊啊!全部没写出来!手机还是靠不住,靠不住呀。

  4.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你等我写了新的,你就又可以写新的了

  5. 我是觉得,姑姑这个人是挺多问题的,虽然姑姑这个人总的来说是一个帅气的人。听任前夫把剧带走就是这个姑姑有问题的一个证据。还有丑闻出来之后,姑姑马上把侄女炒了鱿鱼,名伶让侄女滚,她就听任侄女滚,这又是另外一个姑姑有问题的证据。而她后来又去把侄女捞回来,说明她的问题是软弱。她就是那种良知没有泯灭的软弱者。

  6. 我是这么看的,姑姑不太在乎钱,该强硬签合同的时候拉不下面子提这事儿,这都是作者已经铺垫了蛮久的细节,所以我觉得还好。但剧场经理没有死死缠着前夫签合同,是漏洞,因为按照剧场经理的人物设定,她就是做这事儿的人。

    “燃烧创作者的生命就是在PUA我们创作者”,这个我也有不同看法,因为很多时候创作者就是为了做一件好玩的事燃烧生命呀,的确不是出于钱而做的。难道在巴黎那伙子画画的家伙,他们是为了拿到钱霍霍地搞各种画作创新吗?当然,在这本小说里,没拿到钱是属于被PUA了。

    对此,作者很明白呀,作者也没有让她的主人公搞得来没有钱地过一生,而是让她轻松地过了一生,她甚至很清楚地借名伶之口对主人公说出“你不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这样的断语。

  7. 引用
    采 » 论口交与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关系 2022年04月06日 13:54

    [...]听听,我写完了读后感给她看,她过了一会儿就吭哧吭哧发过来一篇赞扬PUA创作者的读后感二并感叹道:手机打字好麻烦![...]

  8. 嗨呀,你又给我提供了一个继续再写一篇的题材哈哈哈,如果你再写一片我就也再写一篇!

    回过头来说PUA这件事情哈,你看这个事情是这样,我反对的并不是燃烧生命,相反,我相当赞成燃烧生命,我甚至认为生命就是拿来燃烧的,生命除了拿来燃烧不应该用来做其它事情。但是,但是,我们不要把燃烧生命和其它一些事情混到一起去。在编新剧的时候,姑父燃烧生命了吗?燃烧了。姑父得到回报了吗?得到了。这是燃烧生命正确的打开方式。当然他们也有可能血本无归,因为没把生命燃烧好,那是另外一码事不在我们今天讨论的范畴。但在燃烧得很好的情况下,有的人血本无归,有的人盆满钵满,这个事情就不对了。就像我们歌颂爱情,然后我们发现在婚姻制度下,有的人在被奴役,有的人在奴役,以爱之名,那么这个事情我们说,这个爱情是不对的,是PUA,任何打着爱情的旗号行奴役之名的行为都是耍流氓。但我们反对爱情本身吗?听听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但我本人是不反对的。

  9. “但在燃烧得很好的情况下,有的人血本无归,有的人盆满钵满,这个事情就不对了。”

    美莎,这个事情断然是万万不对的。但是!不对的并不是这么做的人。一如,一个人轻松地过了一生,对当事人很妙,而且并不是她的错。

    燃烧了生命又被PUA,这事情在构架上就是不对的,并且涉及到整个社会结构的不公。但是,当事人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我们并不能说这是她的错。比如结婚,在当前社会发展阶段,结婚往往对女性呈现制度化的不公,但是,这能说是选择结婚的女性的错吗?

    还有,就是燃烧了生命并接受被PUA的结果,对当事人来说,很可能是更轻松一点的结果。我不知道你是否能理解我说的话:也即,这件事并不对,但我能够认同姑姑的“这事儿就这么算了”的态度。就,怎么讲,对男女而言,社会捶打的形式不一样。在现行社会结构下,女性选择退一步,可能是让自己在心灵上活得更舒服的一种途径。(这当然是不对的,不公平的!)

  10. 嗨呀...我们又迎头赶上了现在很热门的讨论撒。我们就不说什么婚驴不婚驴了,我也很讨厌这个词,厌女的行为我们不要进行!换个角度来说,从燃烧生命到爱情到奴隶制,顺滑地过渡一下!

    革命导师说了,婚姻制度就是制度性的卖淫,就是奴隶制。那我们就不要说婚姻制度了,我们直接来说奴隶制。在奴隶制的框架下,对于奴隶来说,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正当的?我们可能会说,被奴役是正确的,反抗是正当的。我们能因为奴隶被奴役指责奴隶吗?不能。我们能因为奴隶反抗或者不反抗指责奴隶吗?这个就需要看我们的指责是在哪一个层面上了。奴隶反抗了,哏儿屁了,我们说,好样的!但是对这个人身边的人和他自己的生活来说:big lost!为了理想牺牲了自我,唔... 最起码也是非常可惜!这个奴隶没反抗,生活作为一个奴隶来说还过得去,我们又说:.... 谁知道我们说啥,反正就是那些blablabla吧!

    对于选择婚姻的女性和心甘情愿被PUA的创作者,我的态度是一样的。我的批判不会指向他们。但着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无可指摘。他们如果选择了被奴役,那他们就是在给这个制度添砖加瓦,这是毋庸置疑的。

  11. 而且这个事情不要跟“一个人轻松地过一生”这件事混起来。轻松地过一生应该是理想社会的模型,我们每一个人,除非生来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那么都应该享受轻松过一生的可能性。问题不是出在轻松过一生上面,问题是有的人为了自己轻松过一生,就不让别人轻松过一生。悲观的社会学家认为后者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法则,我是不同意这些人的看法的。

  12. 美莎,所以这就是生活的复杂性!!我们自己要努力争取自己的权利,热情地搞创作但不要被PUA!真诚地相信爱情但不要被PUA!首先的首先,是从自己做起来!等一会我来写第三篇!

  13. ”燃烧了生命又被PUA,这事情在构架上就是不对的,并且涉及到整个社会结构的不公。但是,当事人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我们并不能说这是她的错。“

    所以我说,这个人有问题,她的问题是她的软弱。

  14. “等一会我来写第三篇!”

    鼓掌!

    “姑姑不太在乎钱,”

    你有没有发现说自己不在乎的人都是得不到的人。

    老子给你留这么多言,你居然不去给老子留言!

  15. 哈哈哈哈,我擦!你看,搞创作的人都是自私的!你不提醒我就忘了!但这你不能怪我!

    “你有没有发现说自己不在乎的人都是得不到的人”。唔,也不算是吧。

    我的发现是,的确有很多女性在这件事上是主动选择了退让的,而且,好像大家真的就放下了,这类人不见得因为这一次的退让吃大亏,相反,有时候甚至还能捞到更多。反过来说,放不下的就比较惨,甚至会为此吃更多的亏,而且会过得比较拧巴。

  16. "的确有很多女性在这件事上是主动选择了退让的,而且,好像大家真的就放下了,这类人不见得因为这一次的退让吃大亏,相反,有时候甚至还能捞到更多。反过来说,放不下的就比较惨,甚至会为此吃更多的亏,而且会过得比较拧巴。"

    这个类似你上次说的那个青花小妹吧。放到个例上来说,什么情况都有。但如果综合看整体情况,谁捞到了一目了然。肯定不是退让的那一方。

  17. 哦哦,不,美莎,青花小妹那是趁着年轻挥霍青春。两回事。

    我说放下,是好几个中年嚒嚒职场朋友不约而同跟我讲的。大意就是,涉及到利益的时候,作为女性,你退一步,大头拿给别人,自己喝点汤,利益少不了你多少,多了你也吃不下,万一要顶雷,轮不到你。以后人家分肉,你仍能喝到汤。但如果你多抢了肉,下一次顶雷的可能就是你。

    是不是女性生存之道?当然。这是不是系统性打压?可能是。But……

  18. 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啊。放到个体上,你觉得还可以啊,划得来啊。但是放到大的框架里去看,吃大肉的人不是你,喝汤的人是你。你要是说你满足,就是喝汤就行了,可以了。那这个逻辑跟姑姑不爱钱是一个道理。

  19. 好的嘛,我不是也在说这都是个体选择,系统性的不公。面对系统性的不公,能做的只能是,自己先努力争取,但不能也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嗷嗷争取。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