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跟朋友们聚会,一个朋友才从云南回来,此前她因为在上海工作,经历了封城。

我在魔都的同学朋友同事不少,我妈在魔都的同学朋友也不少。封城期间,我是压根不敢问别人情况如何,每当看到大家发朋友圈爆炸,我一般都是安慰,鼓励,希望最糟糕的情形赶紧过去。我妈的朋友们则告诉她,没事儿,都好,没有到处传的那么惨,有吃的。

时隔几个月,大家渐渐能够回忆那一阵了。每个人具体受锤砸得有多重,完全是个随机的东西。

之前说过的在魔都的朋友,她家在郊区,封了一个月即可下楼。解封之后,她就拖着妈妈去了贵州。侥幸之后没再遇过折腾。用她现在的话来说,“我当时还好,一个月之后就能下楼走一走了,后来也没咋受管。”

美莎写到在魔都封控期间,只说自己吃到了哪些好吃的

这个朋友的遭遇,说起来也是轻描淡写。她当时住的是一栋公寓,单间,冰箱很小,厨房很小,是电磁炉,楼栋里的团长似乎不怎么给力。

“万幸竟然有个一平米的阳台。这个阳台是我的救星。”她说,当时工作很忙,常常同时开两三场电话会议,两部电话,外加笔记本电脑。冰箱里也没法保存太多东西,所以就用电磁炉,把各种蔬菜用水煮了,放到阳台上晾晒,吃饭时就吃晒干的菜。“好在我的牛奶、鸡蛋、咖啡和烟都够。”

沪上封控结束,她辞了职,本想回成都,父母在云南买了个度假小屋,她就去了抚仙湖住了两个月,避了暑,躲过了成都的封控。“在抚仙湖,就不怎么失眠了。”

已有 7 条评论

  1. 我不只是说了我吃了啥撒!我还有一个照片记录,还讲了团购和团长的事情呢!

    但在阳台上晒干菜这件事情,还是太震撼了!我其实当时也有冰箱太小无法储存食物的问题。我觉得我也吃了一些有问题的食物。

  2. 国策出来了呢。“动态清零可持续且必须坚持”。

  3. 绝望........
    放弃失望
    怎么办?

  4. “动态清零可持续且必须坚持”刊登在人民日报的第二版不是头版,而且是个竖长的溜溜。就这半个月的事了,等着开完吧。还打得正激烈。

  5. 理性,乐观....但愿如此。
    我家旁边一个大商场上午被封了。

  6. 是啊,局势瞬息万变。听了一嗓子马路消息,说是大毛站他那边,沙特什么什么的是站另外那个一边;前阵子出门回来,也十来天没露面。且等吧。。。

  7. @听听,你真是不到最后一刻不死心....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