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没做的。

前一阵又报名参加了一个在线跟画色彩的班。最开始是在微博上看到这个班的情况,感觉每一个初学者都画得特别好,而且经常还有人长篇大论地写心得。我就参加了。

结果发现,为了减轻初学者画色彩的负担,这个班有一些色彩带画课是提供线稿让初学者直接上色的。我……感觉……特别……上当。倒不是说这种方法是错的,但是……总觉得这也太……那不就是数字版的按色块填颜色吗?

由于产生了这样的心理,我一天跟画也没画。等于是白费了。(当然,其实这个班里有很多丰富的内容,上课的老师也兢兢业业,并不是说它不好。确实是我自己的抵触情绪严重。)

——————
再说做了的。

上电吉他课后发现,之前自己练了小一年,确实还是走了弯路。比如手指不管怎么爬格子,无名指和中指的距离也没拉开,一按弦就止不住地并拢。

老师说:你把手在指板按好以后,找个橡皮什么的,塞在那两根手指的指缝里,固定不动,保持几分钟不变。一两个星期过去了,我感觉很有进展。

其次是,有人监督着,才知道自己练的时候有多不踏实。比如他让我弹乔伊节奏吉他上的一条作业,很短的一条,用脚打拍子。

过了一个星期返课,他说:你看你的右手,拨弦的时候手腕老是拱起来,发力方式有误,每次其实只拨到了低音弦,第二根弦就没拨到。左手拇指的位置太高,夹着累,动作变形了。脚打拍子,有一个拍你故意放慢了,导致节奏不对(这还只是最简单的八分音符)……

总之,小错误有无数。

这家琴室可以教电吉他、木吉他和鼓。我观察到一个奇怪的现象,不管是学电木吉他还是鼓,来学的人都是年轻女性。(对比之前上钢琴课,男女性别比例就很均等,全是中年大哥和大姐。)

——————
最后,趁着管制措施又松一点,开到了彭州的森林里。我大概自从2016年之后就很少往彭州方向走,这一回一去,吓了一跳,几乎修成了龙泉山一样的旅游小镇。之前是纯纯农家乐和山野风,现在就是各种现代风交织。

还好,树林还没怎么变。山里的空气真好。

最后编辑:2022年04月26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9 条评论

  1. 为什么中年大哥愿意上钢琴课,但不愿意学习电木吉他和鼓呢?青年大哥们去哪里了呢?

  2. 对啊!我觉得很奇怪。而我加的各种电木吉他群还是男的多。女的极少。那就是男的比较少报班学吉他吗?

  3. 是不是男的喜欢自己鼓捣,而女的喜欢报班?

  4. 有可能。我记得有一个统计,说开车时碰到不认路的情况,女的更乐意找人问路,男的更多愿意自己琢磨,继续开,直到找到路。不知道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5.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女朋友,她的情况比较像上面说的男的。她不喜欢参加学习班,不管干什么都喜欢自己鼓捣。我常常觉得你找个人教你一下不是事半功倍吗?但她对接受指导这件事表达出强烈的抗拒。当然如果仔细去分析这种抗拒(我是不太喜欢分析自己的朋友的,所以也只是今天说起来了稍微讲两句),也许跟男性对指导者的抗拒在表征上相似,但内核截然不同。如果从体恤朋友的角度来讲,我倾向于得出男的被社会教育得自大以及盲目自信,但女的(我这个朋友)则是在被上位者居高临下地PUA很多年后形成得PTSD。哎。生活嘛,就是要在这种半闭着眼睛的粗暴简化中才能勉强过得下去啊....

  6. 这……我觉得还有一个学习习惯与自我认知的问题。有人教当然可以少走弯路,但是如果你朋友每次都自己能摸索出来,那带来的快乐感和自我满足感也是极为强烈的。

    比如对于一般性的电脑问题,我都倾向于自己动手解决,因为我过往的经验告诉我,我能搞定。学其他的东西也一样,别人的自我认知如果是“我能搞定”,那也会倾向于不找指导者。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学习一种复杂的东西,一定会走弯路的。比如我学音乐这件事,不管找不找老师,买不买教程,我都已经走了很多弯路。而且现在看来,这些弯路是不可避免的。

  7. 倒也是哦。我也看到了她自己摸索出来的快乐和自我满足。我比较倾向于找老师,然后少走一些弯路,之后还是可以快乐和满足,但想来如果都靠自己可能快乐和满足更大?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不是这样,但我可以想象这个逻辑。

  8. 还有就是看问题的类型。比如是知识性的问题,或者不需要投入太多时间即可解决的问题,完全靠自己的快乐是很大的。记得是谁说过,完全靠自己解开一道数学方程还是啥的,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我有时自己动手成功安装好某样小家具,也是很快落!

    但攀岩啊,游泳啊,柔术啊,我知道:活动入门门槛较高;我愿意投入很多时间;有明确的技术能让我变得比靠自己摸索更好。那我就愿意找人教来提高水平,获得更大的快落。

    音乐这件事,非常复杂,它涉及到从头构建一门底层“语言”:我先是自己学,搞了两年,发现一道爬不过去的障碍;找老师教,学了几年,发现知识方面,获得了我想要的知识,技能方面,却没能达到我想要的技能水平。换一种乐器,再找另一个老师,解锁另一种我欠缺的东西。整个过程充满挫败感。但显然也有另一种快乐在内,也即,我对这件事的理解在不停地爬坡。

  9. 嗯我之前其实说的就是这些有技术壁垒的事情。

    关于数学无法共情!我小时候可能还行。现在只会觉得疲惫。不愧是中老人的心态了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