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30年的艰辛探索

美莎最近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家族里长辈们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生活记录。像这样的文章,看了以后五味杂陈,最后也只能说,“这都是‘前30年的艰辛探索’吧。”今年的春节过成这个鬼样子,时事实在不想谈,也不想给人心上添乱,我就再说一些跟前30年艰辛探索有关的“段子”算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很喜欢看前30年艰辛探索的书,基本上公开出版过的都找来看过。因为这些艰辛探索,是某些事情的最酷烈的版本,多看一些,你就知道这其中有很多如今的人想象不到的“政治”生活技能。之前我曾推荐过冯骥才的《无...

兵荒马乱的时代怎样保持生活的动力

2020年真是,开年就大戏连连。春节前来这么一出,感觉瞬间回到2003。为了不增加大家的恐慌情绪,我还是写点励志的吧。我之前关注过一个媒体人转产品经理,后来自主创业的博主。也是一路关注了好几年,知道他做了这个产品那个产品,去这里旅游去那里旅游,结了婚又离了婚,有时很丧,等等。最近看到他发了一篇长贴说,“到了这个年纪,发现金钱给自己买不到快乐了。”因为他自己是独身主义,大概的感慨是,周围的朋友也到了这个阶段,除了把钱拿给娃用,似乎没有别的出路了。他没有娃,所以连这条出路也...

“打爆你个头”

这回,是真的打爆了头。——是的,我们又要讲俊友的八卦了。或者因为年龄实长我后来认识的几个姬友,兼之办事还算干练(嘘~此乃自夸,不必真信),她几个碰到着急事了爱找我商量。俊友和小女友交往后,给我打过几轮救命电话,都是吵得濒临崩溃的时候。俊友性子急躁,小女友发作的理由又十足刁钻,总是能把她气炸肺。第一次吵得要给我打电话是一年多前,事由非常无厘头,总之我过去的时候,亲眼见到两人面前砸碎了一堆玻璃瓶。当时我心里就一惊,赶紧把她们从玻璃渣前拖开,怕情绪激动起来锐物伤人伤己。还有一...

很文艺的文艺生活笔记

大概是因为每年年底看到豆瓣当年的读书总结,深深感觉读书太少,于是翻过年之后我就会痛定思痛地一口气读上不少书。一般而言我已经很少看小说或者虚构作品了,但不知为什么,看日本剑侠小说,尤其是短篇,总是看得津津有味。去年底看的藤泽周平应留下姓名。因为《黄昏的清兵卫》而去找到了他的短篇小说集《隐剑秋风抄》、《隐剑孤影抄》,都写得非常漂亮。但是再接下来看他写的《小说周边》,却索然无味,感觉中就是一个日本中老年男子的叨叨叨(以至于看不完)。刘勃的《失败者的春秋》和《战国歧途》,十分好...

冬天的景区

图中是康定木格措景区。自从通往康定的高速通车以后,前往康定就成了一件只需要半天时间的事。高速通车前开到康定是件苦差事,过了雅安后不久,从天全就开始绕盘山路,那条路又堵又窄,风景也无甚可观,大概得开上半天。现在一条路三个多四个小时就到康定了,跑厉害点的,一天能开到新都桥(春秋天路况好的时候六七个小时就到),再厉害点的人,十多个小时一天直接干到理塘。(不过我建议大家还是在新都桥过一夜再继续往深处走,到理塘过夜,一天之内直接拉升3000多米的海拔,很容易高反。老司机也很难顶得...

文艺活动的不文艺笔记

跟美莎一来一往地在博客上聊一些我们关注的话题,不管什么时候总觉得很愉快。我们文艺的妇女啊,真的,对聊天的热爱多年来矢志不渝。聊天之于文艺的妇女,一定是前戏了,不聊到入港,永远也入不了港。随着年龄渐长,很难再碰到聊得入港的聊天对手,尤其2019年,话痨的大食袋朋友们,出差的出差,带娃儿的带娃儿,一年下来都没能碰过几次头,更何况大家人生的重心也有所变化,很难像从前那样一侃就是几匹山。好在我莫名其妙结识了些新朋友。两年前的冬天认识一个小姑娘,处女座,话唠,年纪很小,但伶牙俐齿...